激战中原——汉滨区中原镇疫情防控干部身影素描急绘

作者: 来源:汉滨区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20-02-05 13:27 点击数:

“她们睡了……”2月3日夜,伴随着眼前那近在咫尺的家灯光熄灭,李荣辉直起了很久的身子,最终又坐在帐篷里的竹板床上。不到半分钟,他又站起来,走出帐篷,紧接着又钻回了帐篷……

李荣辉是汉滨区中原镇团结村卫生室的村医,从医近30年。今晚刚好轮到他在出镇路口“马坪桥头”疫情防控监测点值夜。

“放出一个,我们就是全市的罪人!放进一个,我们就是中原的罪人!”虽然家距离值班点路口不足300米,尽管路上没有一丝车辆灯光和轰鸣声,可就因为镇党委书记杨少林两天前对自己说过这句话,李荣辉最终没有离开帐篷。

与其说叫帐篷,不如说是关卡。一根长长的竹竿,一头搭在公路里,一头架在公路外帐篷门前的桌上。和李荣辉一起值夜班的还有刘兆平,刘兆平告诉记者,“今晚夜班是团结村的人,明晚夜班就是卫星村了,一村一夜。”

在中原镇,像这样要值夜班的关卡共有6个,唯一的差别就是有的关卡阻拦用的是车辆或铁架。自2月1日起,中原镇全面启动应对疫情“一级响应”,对恒叶路中原段实行封闭管理,设立了6个这样的道路监测点,每个监测点落实了一名镇干部、一名村医、一名公安干警、一名红袖章、一名村干部,采取24小时值班,逐一排查、严防死守。

沿着恒叶路在中原镇境内一路向南,在另一端出入镇界路口以同样方式,日夜守卫的,是镇人大主席王金波带领的另外“四大员”。大河交警中队中队长、双湾村第一书记霍晶晶就是其中之一。

见到霍晶晶是2月4日清晨。他正在双湾村路口与一辆浙B车车主交谈。原来是车主年前到中原走亲戚,现在要返回。

“玩了十几天,你的亲戚也不会在乎你多玩十几天,现在情况特殊,为了你自身和家人的安全,请你理解。”简短的语言劝返了车辆,霍晶晶和叶坪派出所所长李炎一同接受了采访。

“汉滨公安分局在北山五镇成立了第五战区,三所一队实行了包联机制,并从机关、交警大队铁骑队抽调了30余名骨干,仅中原、叶坪一线就投入了警力17人负责交通秩序和疫情防控期间的社会治安……”霍晶晶和李炎一合计对,几句标准的类似“新闻发布会”的同期声就出来了。

经过询问,原来霍晶晶的妻子在安康电视台上班。

“我天天在路上守,她也和你们一样,天天在路上跑,因为工作需要,八岁儿子只能由长辈照看,每天只能通过电话问下情况……”说到这里,铁骨铮铮的男子汉佩戴的护目镜上起了一层雾气……

中原镇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所在的中原镇人民政府,距离双湾村路口不足10公里,镇组织委员杨勇就抽在指挥部办公室任办公室主任,主要负责全镇疫情防控信息收集,整理上报等。

腊月十三,杨勇妻子生了二胎,腊月二十三,因为要应对全镇年底考核,杨勇没有回家,远在张滩镇王湾村一组家中的新生儿却因为上呼吸道感染住进了高新医院。

“孩子一直在医院暖箱里,我正月初二就到岗上班,直到现在没有看到孩子,工作之余只能通过微信视频联系妻子,并吩咐9岁的大女儿多为妈妈承担家务。”说起家里的事,杨勇对记者这样说道。

“二胎添的啥?”

“儿子!”记者随口一问换来了杨勇一句干脆的回答。这句回答丝毫没有掩盖住杨勇内心的喜悦和怜爱,却掩盖住了连日来,他熬更守夜、反反复复,逐一核对,收集数据所应该呈现出的那份疲惫。

从安康城区出发,下高速公路,沿恒叶路进入中原镇,共设有6道关卡。过了第4道关卡就进入了中原镇。中原镇那一路随处可见的红袖章、50米开外类似“少吃一顿饭,亲情不会淡”的标语、干净整洁空无一人的道路,伴随着空气里弥漫的消毒液,让人不由得凝重和紧张起来。

在集镇中心社区重点隔离区,记者见到了正在对确诊病人居住区及周边进行始末端消毒的人——紫荆镇中心卫生院院长刘力。

中原镇中心卫生院院长、副院长因与确诊病人有过密切接触,按要求进行了隔离,紫荆镇中心卫生院院长刘力临危受命到中原镇中心卫生院主持全面工作。

“这个时候,这种地方就应该我们上,也只有我们上!”顺着区疾控中心消杀队用消毒器打开的“安全通道”,刘力提着消毒喷雾器第一个径直冲进了房屋。

第一户消毒完毕,刘力卸下喷雾器,打开护目镜,对记者介绍说:“我们医疗卫生系统的工作,已经细化到了天,今天的工作就是全镇消毒、消杀。”说完这话,刘力又提起两包漂白粉,戴上护目镜,一步上坎,向不远处的另一户厕所走去。

“像刘院长这样的护目镜,我们镇上的干部最好也要每人配一个。”一侧的中原镇镇长王杰语重心长的说。

王杰说这话,不是为自身考虑。王杰本身是有护目镜的,但他从来都没有使用,“镇上的干部都没有,我在开展工作的时候就不应该佩戴护目镜……”王杰没有说其中的原因,但记者明白,他为的是让全镇干部的心上多一个“稳”字。

稳,不但要稳干部,还要稳群众,让群众居家隔离不出门,那群众在家干啥?中原镇针对这一情况,按照区疾控中心指导意见编写了“六字消杀”办法。

环境消杀“洒、喷、熏”,物品消杀“煮、擦、晒”。 “漂白粉房屋内外大面积洒、次氯酸钠稀释液对环境物体大面积喷、加热食用醋屋内熏,餐具冷水下锅煮至沸水出锅、1:500比例84消毒液擦拭、棉被衣物暴晒。”说起这六个字,中原镇纪委书记郭景峰这样解释,“这样以来,群众在家就有事做了,也实实在在起到了一定作用。”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在中原镇参与疫情防控的干部中,能说的,需要圈点的远不止这些,在连片领导区委副书记的指导下,他们或拿着宣传单行走在各条道路上,他们或不分白日黑夜守着一道无形的屏障,他们或围在办公桌电脑前从天黑到天明,他们的家大都不在这个镇上,但他们正用生命守护着大多数人的家园。

新的一夜又来临了,再说“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在中原镇显得过于平淡,寂静中,路上飞驰的挂有“疫情防控”的工作车是最好的诉说。黑夜中,监测点那闪亮的灯火是最美的诠释。